南方的人终归会回到南方

距离上次来萧山机场差不多快一年时间,虽然现在住在北京,但还是用「来萧山机场」而不是「去萧山机场」来形容这件事,即使前者看起来像是语病。

同样,常常会用「回浙江」「去北京」来形容我的绝大部分行程。

一年来我一直在想北京和江浙的城市有什么区别,试图想把锅甩给这个还没找到且极有可能并不存在的理由。以便能让我脱口而出「相比于北京我更喜欢南方的城市,因为南方balabala」,因为江河湖海也行,因为日月星辰也行。

假如给城市套上一层评分标准的话,无论是教育还是医疗或是所从事的互联网,北京最后的得分几乎处于排行榜的最顶端。

但是「喜欢」是一个主观的动词,喜欢就是喜欢,喜欢人是喜欢,喜欢城市是喜欢,没有为什么,评分体系在这动词面前自动失效,无需再比较,也没有谁好谁坏。

虹桥下了大雨,一股闻了20多年的雨水与炙热柏油马路混合的味道,深呼吸,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