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是对未知的恐惧

这几周过的非常焦虑,起因是腹部出现了一个肿块。

本着一种奇怪的想法「技术问题都可以在网络上找到解决方案」。勉强的将医学问题也归类于技术问题后,搜了搜,几乎所有的结果都在暗示我,我快要死了。

这种自我心理暗示实在是太可怕了,在这几周时间里,这种精神上的自我暗示一度转移到身体上,再结合网上搜出来的结果更让我加深了我得了什么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难题的想法。

期间各种App 在feed 里开始出现一些重症相关的信息,再一次加深了我的焦虑,我每天的时间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在假想生病的事情。现在回过头看看,似乎是孕妇效应。

当然假如在2018年的10月30日也就是今天,放一个响亮的马后炮的话,我应该会说,应该去医院看医生才对啊,搜个毛啊。

没有及时去医院检查是因为我害怕面对检查结果;再就是北京的三甲人特多,又不好意思请假,于是就拖啊拖拖啊拖。

在上周,这种焦虑达到了一个阈值,再不去医院可能就得先去看看精神科了。

见到医生,医生看了一下说「你这个没啥事」

虽然最后还是需要接受一个小手术,但这已经是我幻想的所有的结果里,最容易接受的那一种。

手术完后我问医生

「这个需要送检验科吗」

「不用」

整个过程就像薛定谔的猫,有的盒子打开猫死了,有的盒子猫还活着,而有的盒子里没有猫。

Hi~ 蓝天白云碧水青山,你们好呀。